广西体彩网

见证一个神话的诞生:建恩三标劈山开路的精彩片段……

来源:湖北交投建设集团发布时间:2019年09月30日
 建恩三标已经成为一段神话。这是加盟湖北交投后,长江路桥参建的第一个高速项目;两年1个月建成,刷新湖北高速公路建设记录;让恩来、恩黔高速落地恩施,给恩施州城人民提供了更便捷的进出高速通道;拉动恩施城北上百平方公里经济社会发展……
 今天,我们来回顾这段“神话”的演绎过程,重味那些劈山开路的片段……
激流勇进看“长江”
——湖北长江路桥建恩三标施工管理侧记
 

 说到长江路桥在建恩三标施工管理中的不俗表现,我们先看看一个叫做“空杯”的故事。其实,也不算一个故事,它只是日本明治时期一位叫做南隐的禅师与一位大学教授的一段对话。
 一天,有位大学教授特来向南隐禅师问禅。南隐以茶相待。他将茶水注入教授的杯子,倒满后仍继续注入,一任茶水溢出杯外。教授望着茶水不停地溢出,终于打破沉默说道:“已经漫出来了,不要再倒了!”
 “你就像这只杯子一样,”南隐说,“里面装满了你自己的想法。你不先把自己的杯子空掉,叫我如何对你说禅?”
 鄂西指挥部在鄂西项目群建设管理过程中,形成了一整套科学完整的管理体系,但凡新项目开工,必定要求施工单位将自己过去的业绩或管理思想主动归零,积极融入指挥部管理体系中。因此,空掉“茶杯”,是指挥长黄桥连等指挥部领导对长江路桥项目部的第一要求。
 莎士比亚说,在时间的大钟上,只有两个字--现在。在选择施工单位时,看你的过去,一旦中选,只看“现在”。
 盯着“现在”,成熟了一个勇于任事的施工管理团队;盯着“现在”,鄂西项目群以最短时间再竖通车里程碑。

 浓绿万枝红一点,激流勇进看长江。


 

优化+变更,扫清拦路虎

 一窗佳景王维画,四壁青山杜甫诗。
 暮春三月,山野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
 2013年一开年,长江路桥建恩三标项目部主要管理人员就来到建恩施工现场,熟悉图纸,踏勘线路。
 5月1日,入住项目部。6月1日指挥部下达开工令。
 2013年5月5日晚7时,建恩三标项目部召开开工总动员会,全面部署施工管理各项工作。当天完成红线内交地工作,建恩三标即将进入实质性施工生产阶段。
 跑步进场,主动作为。
 项目书记周坤、项目总工王江义、项目生产副经理梁韦对各部门生产、协调工作进行了总体分工安排。
 1980年出生,干过京珠高速施工员、武汉绕城高速工程部长、沪蓉西十二标总工程师、还在内蒙古一个高速项目和南水北调项目担任过项目经理的建恩三标项目经理刘安刚,深知项目工期对于企业效益的重要意义。要求项目部全体人员牢固树立工期意识、效率意识,与时间赛跑,发扬长江路桥精神,激流勇进,坚决打好建恩三标建设攻坚战。
 优化设计,这是鄂西指挥部指挥长黄桥连给长江路桥建恩三标项目部、设计代表下达的第一号令。
 黄桥连指出,鄂西指挥部建设理念之一就是“大道至简”。就是要通过优化、优化、再优化,达到简单、简单、再简单的目的。
 他说,简单,其实真不简单。世上的事情,难就难在简单。因为,简单就是聪明,简单就是完美,简单就是真理,简单就是厚积薄发的力量。简单不是敷衍了事,也不是单纯幼稚,而是最高级别的智慧,是成熟睿智的表现。
 黄桥连给项目部支招:再大的事情,“一分为二”就很简单了,再难的事情从简单入手,循序渐进就能做成。因此,复杂的事情要简单去做,简单的事情要重复去做,重复做的事情要用心去做。长此以往,无事不成。
 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
 根据施工图,建恩三标5座桥梁,有矩形墩、圆柱墩,有20米、30米、40米三种跨度和规格的T梁,有33道涵洞,需清淤换填14处。
 施工沿线,为红沙山包盘踞,杳无人踪。最要命的是,没有一条与主线平行的通道,施工便道和运梁通道,无疑将成为制约工程推进的最大障碍。
 鄂西山区地形地质极为复杂,高速公路施工图,多是根据等高线图设计,设计图与现场实际多有不符。需要对现场实地踏勘后,据实优化设计。
 然而,优化过程,也十分复杂。需要对各种构造物进行逐点复核。桥台、涵洞,一个不漏。
 一是逐点踏勘,凭肉眼看;二是实地放线,修正肉眼偏差;三是结合当地村民要求,反复论证,再次修改。
 最初,项目部为探路,只能安排挖机驮着柴油,自带“口粮”,边修路,边挺进。当挖机自带“口粮”吃完后,就用驴子驮、人工背,将柴油、小型设备、工具和材料,蚂蚁搬家一样往里面送。
2013年5月初,指挥部、设代、项目部对照施工图,全线踏勘,据实变更。统一梁板长度为30米;下构30米以下的墩柱,一律取消中系梁;取消空心薄壁墩,统一为圆柱墩;33道涵洞减少为22道,精简11道。
 设计优化,复杂的事情变简单了,简单的问题变得更容易了。便于施工组织和资源调度,降低了工程协调难度,节省了投资,提高了工效,缩短了工期。为鄂西项目群建设刷新记录、再创辉煌打下坚实技术基础。
 然而,在建恩三标,还有一项优化不了的施工内容。那就是多达14处、预估为8万多方的清淤换填。
清淤换填,一直都是令施工方和指挥部头疼的事。一是清淤量不可控,二是施工周期不可控。如遇持续阴雨天气,一拖数月,形成痈疽,甚至可能拖累整个工程。
 

 建恩三标全线属于红沙地貌,只比丹霞地貌多了几颗树木。否则,那就是一道绝世风光。建恩高速公路沿线的红沙,都比较松软,而且受天气影响很大。用刘安刚的话说,天晴是石头,雨天是烂泥。
 沿线的红沙岩小山包,一般相对高度仅数十米,往往是山紧挨着山。因此,山谷、冲沟众多。两山之间最宽处不过百米,最窄处仅十余米。
 2014年春季,与恩来、恩黔高速公路“通车4.30”劳动竞赛活动同期。那时,每月下20多天雨,天气成为建恩三标施工最大制约。
 在这样的条件下开展清淤换填有五难:一是没有施工便道,大型设备进不去,无法全面展开施工作业。二是受天气影响大,雨天绝对干不了活儿。三是淤泥较深,很难挖到底。四是没有弃土场堆积淤泥,也无法清运出去,如果新征弃土场,短期内协调工作难以奏效。五是就近没有换填材料,远处的材料又运不进来。加上鄂西南雨水丰沛的气候特点,如果盲目施工,就近弃土,大雨过后,淤泥又将冲回深坑。耗时费力,贻误工期。
 再难,也得摸着石头过河,先干起来。
 施工单位首先在两个清淤换填点展开作业。由于无法清运淤泥,只能投入三四台挖机接力转运。结果,数天下来,坑越挖越深,却总见不到能达到设计承载力的基础强度。如果继续挖下去,可能深达数十米。而且,淤泥运不出去,换填材料拉不进来,他们开始品尝到了“绝望”的滋味儿。
 风含翠篠娟娟净,雨裛红蕖冉冉香。斜风细雨,光景别饶情趣。松枝轻摇,野花娇艳,微风吹送,清香可闻。然而,刘安刚、周坤等人却无心风月,反而忧心如焚。
 在“绝望”之中,他们没有坐等花开。他们始终相信,天无绝人之路。在一筹莫展时,刘安刚等人突发奇想,决定从研究淤泥性质入手,另辟蹊径,找到解决问题的出路。
 在研究淤泥性质时,他们惊喜地发现,这些山谷洼地淤积的不是泥而是沙,就是山上冲刷下来的红沙。因此,应该被称作淤沙。经过初步试验发现,淤沙透水性好,只需排除积水,无须采取换填措施也能达到设计要求。
 于是,项目部立即与指挥部和设代沟通,研究探讨技术变更途径。最后,经各方仔细分析论证,决定将碎石盲沟施工工艺运用到红沙山谷清淤换填施工中来。用碎石盲沟方案替代清淤换填。
 碎石盲沟大小规格,根据地形地势和汇水面大小确定。在老高桥附近的K114+883处,设计人员根据汇水面大小,设计了一处比较典型的碎石盲沟。有纵向的、横向的,有“之”字形的,也有“扇形”的。相当于一处复杂的地下管网。
 项目经理刘安刚介绍说,改成盲沟后,省去了清淤换填时间,仅在路基施工时增加几道工序罢了,基本不会增加施工时间和成本,而且不受天气影响,大大提高了工效。
 如果按原设计施工,要征地修建施工便道,要征弃土场,要开挖转运淤泥,要运进换填材料,再进行回填作业,关键还要看老天脸色。老天爷一不高兴,下场大雨,前功尽弃。用刘安刚的话说,就是“工期完全无法掌控”。延期两三个月,都完全可能。
 一个优化,创造了高效率;一个变更,杀掉了拦路虎。建恩三标,在优化与变更中,一路向前。
 

挖掉一座山,走活一盘棋

 工程设计可以优化,可以节省,但施工便道、运梁通道却无法节省,也不能节省。可是,受地形地势影响,新修便道难度很大,而且征地协调工作更是难中最难。
 没有施工便道和运梁通道,大型设备进不去,施工材料运不来,生产的T梁架不上桥。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怎么办?
 项目经理刘安刚说,我们严格按照鄂西指挥部成熟的山区高速建设经验,以梁场为中心,以打通路基施工便道为主线,按照轻重缓急,安排施工生产。具体办法就是,首先千方百计打通一条进入主线路基的道路,然后,在主线路基、桥梁、涵洞施工过程中,优先拉通半幅,作为施工便道。有了主线施工便道,就形成了运梁通道。
 建恩三标项目部始终围绕快速形成运梁通道这一根本宗旨组织施工生产。为此,所有涵洞都实行半幅施工,优先抢通半幅。同时,22道涵洞,投入13支队伍同时作业。而且必须是一支队伍干一个涵洞,有的队伍在这个项目上只做了一个涵洞,就转场其他工地了。
 项目书记周坤说,工序越紧,衔接越好,工人积极性越高。否则人心散了,凝聚力弱了,想要重振旗鼓就难了。长江路桥最主要的经验,就是施工组织科学,工序衔接紧密,现场调度灵活,实现了施工工序的无缝衔接。
 建恩三标5座桥梁,梁场位于牛角尖大桥与高桥坝大桥之间。牛角尖大桥以南往大里程方向有夏家坝大桥和京竹园大桥,高桥坝大桥以北往小里程方向有全线最大桥梁谭家湾大桥。全线共450片T梁,谭家湾大桥就占175片。
 山区高速公路,梁场建设受制于地形地势,多安排在主线路基上,由于难以拓展,除制梁区面积得到基本保证外,存梁区规模一般都比较小。为不影响制梁进度,最佳的施工组织计划就是尽量减少存梁区T梁存放量,最好是把每一座桥当做“存梁区”,直接把T梁架上墩柱,这样就不会因存梁区有限,而导致梁场停工。
 因此,优先打通运梁通道,成为施工组织的关键。
 按照施工计划,谭家湾大桥将于2014年10月开始架梁。为演好谭家湾大桥这场重头戏,必须优先打通至谭家湾大桥的运梁通道。于是,围绕尽快打通运梁通道问题,建恩三标项目部展开了一场热烈讨论……
 在谭家湾大桥与高桥坝大桥之间,有一座红沙山和一道沟谷。那座山需要开挖27万方。根据设计图纸,7万方用于本桩号填充沟谷, 10万方就地抛弃,另10万方须优先远距离调运至梁场和梁场以南填筑路基,弥补那里的填料缺口。
 这座山,是挡在长江路桥面前的一座大山,也是压在他们心头的一座高山。
 如果按照原设计,先调运这10万方土方至梁场以南填筑路基,就需要先架通高桥坝大桥,在做好横隔板、完成二次张拉、湿接缝施工,让梁板形成整体结构后,才能行走重车。同时,还可能因存梁区有限,导致梁场停工,设备闲置,人心涣散,甚至可能造成民工流失。这样一来,整个工期将推迟至少两个半月,其损失将达到数百万元。
 如果优先开挖这座大山,在打通至谭家湾大桥运梁通道的同时,完成高桥坝大桥架梁及相关工作,就能将梁场至谭家湾大桥运梁通道连成一线。确保制梁、运梁、架梁作业的连续顺畅,维持梁场施工连续性,稳定民工队伍,顺利实现工期目标。但同时,需要实现弃土场扩容,在指挥部征用10亩弃土场基础上,新征临时用地13亩,用于囤放将要运走的10万方土。征地费加上转运费,将增加投入近百万元。
 增加百万元,换来2个半月时间。以空间换时间,以投入换时间,毫无疑问,这笔账算得过来,而且这也是最经济、最有效的方案。
 时不我待。刘安刚、周坤告诫大家:时间不会停下他的脚步,我们必须走在时间前面!
 事实也是如此,多耽误一分,就足以使这项工作难做一分。施工企业,应将迁延当做最可怕仇敌,因为他要窃去你的时间、机会和自由,而使你成为他的奴隶。
 目标是死的,人是活的。刘安刚、周坤强调,我们应以目标为导向、以问题为导向,通过现场调研,发现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找到完成目标的方法措施。关键时刻善于决策,敢于拍板。
 

 经过严谨分析论证,项目部决定新征弃土场13亩,上演一场建恩版“愚公移山”。
 那座山太陡,开挖面高程达到40多米,如果依然实行半幅施工,安全风险很大。于是,只能实行全段面开挖。
 开挖过程错综复杂。那座大山从山脚到高速路基设计高程还有20多米。山脚下有10多户农户。开挖第一天,就引来村民聚集围观。开挖时,不小心掉了一点泥土到山下,村民就阻工。如果放炮,则将引发更大抗议。
 为息事宁人,项目部在小心翼翼挖掘的同时,沿山坡一线安装了严密的安全防护网。村民直到鸡蛋里挑不出刺来,才善罢甘休。
 经过3个月紧张施工,终于挖掉这座压在他们心头的大山。此时,高桥坝大桥也顺利完成架梁工作,站在谭家湾大桥南桥头,一眼就望见了仿佛近在咫尺的梁场。
 运梁通道已经拉通。但是,能否运梁还得看老天脸色。
 那时,正赶上殃及鄂西南的恼人梅雨,给刚形成的运梁通道沾满“浆糊”。
 眼见得有路不能走,项目部一班人抓耳挠腮,忧心如焚。
 正无计可施时,刘安刚、周坤、王江义等人灵机一动,计上心来。这一计,是个“苦办法”,刘安刚说,“就是把运梁通道罩起来。下雨就罩上,雨停就施工!”
 说干就干。他们在成型主线路基上,再填筑一层50公分厚的红沙,垫高路基以利渗水,经过碾压后,铺筑成一条5米宽、700米长的运梁通道。下雨时,用防水布或塑料薄膜覆盖,雨一停,揭开防雨布,即开始运梁施工。
 就这样,从挖掉一座山开始,建恩三标顺利解决了制约工程进度的运梁通道问题,演绎成长江路桥项目部施工组织的精彩篇章。
 真可谓挖掉一座山,走活一盘棋。

“请”走一棵树,换回一座桥

 建恩三标工程项目有大桥5座,谭家湾大桥是控制性工程之一,计划于2013年10月底完成该桥104根桩基1574延米施工任务,2014年5月下旬完成桥面系施工。
 建恩三标沿线,地处恩施州经济开发区范围内。村民知道这片土地迟早会迎来开发的春天,于是家家户户守着责任地,坐等花开,待价而沽。因此,在高速公路征地时,村民嫌修建便道等临时征地补偿太低,所有施工用地,都要求按照永久性征地补偿标准,一步到位。因此,协调难度很大。征地拆迁,被视为畏途。
 高桥坝大桥0号台,因地势陡峭,主线便道无法延伸至桥台,须征地2亩多,建一条不到100米的施工便道。一般应为临时征地,但村民坚持要求按照永久性征地标准进行补偿。项目部没辙,只能忍痛付款。便道修建只花半月,征地却耗时一周。因地势陡峭而建成的“之”字形便道,总让人忆起征迁协调的曲折和艰难。
 在谭家湾大桥正中间,恰在11 号墩右幅桩基位置,有一棵桂花树,还有与树毗邻的6户人家,均属于征迁范围。6户人家,分两个院落。离桂花树远一点的院落三户人家,经过指挥部、恩施市及六角亭办事处高路办多轮工作,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
 但是,与那棵树较近的三户人家,据说是嫡堂兄弟,以桂花树补偿太低为由,拒绝签字。他们借树说事儿,说这棵树是爷辈栽下的,朝夕与共,有了感情,不能就这样轻易毁了祖业。一句话,这棵树得不到高额补偿,三户人家,都不会签字搬迁。为这棵树,他们还编织了许多美丽传说,并表达了誓与桂树共存亡的坚定决心。
 事已至此,所有基于正当途径的协调工作,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无力回天。
 

 征迁虽受阻,施工不能停。当便道不便、协调受阻、雨季窝工等一系列问题层出不穷的时候,项目部一班人明白,除了厌难折冲,团结一心,克难取胜,别无他途。
 项目部决定从大桥两端开始进行桥梁下部施工,用“蚕食”办法,分进合击,层层逼进。然而,原先鉴于梁场存梁区有限,拟将T梁直接架上谭家湾大桥的计划,已然无可挽回地彻底落空。
 那时,项目部和地方协调部门,工作重点就是那棵树。然而,围绕这棵树展开的协调工作,已经超越了法理,而且仿佛无需与人打交道了。三万、五万?还是七万、八万?树不开口,人不点头。
 与一棵树论理,长江路桥项目部做不到,纷至沓来的鄂西指挥部、恩施市高路办、六角亭办事处高路办都做不到。
 路跑大了,鞋磨破了,脚起了老茧。在紧锣密鼓的协调中,时间过去了一年,桂花树依然故我般释放出迷人的花香,展示着深绿的魔力,增加着优美的年轮。这一年中,谭家湾大桥两头桩基施工完成了,墩柱也在一天天长高,很快就达到了设计高程。
 而这棵桂花树,还在那里亭亭玉立,散发幽香。
 当“蚕食”到桂花树身边时,挖孔桩施工队,小心翼翼地为这棵宝树罩上了“避弹衣”,唯恐挖孔桩施工的飞石惊落她的一片叶子,更甭说是一截枝桠了。
 然而,事有万一。有几次,因挖孔桩施工,小块飞石弹折了几小段树枝,那三户人家,老弱青壮,一起上阵,让施工队受惊不小。最后,还是应了那句老话:舍财免灾。
 万般无奈之际,项目部也曾有过动粗的念头。可是,去过几次,还没拉开架势,就被拿着棍棒、菜刀的村民,撵得落荒而逃。
 山中酒薄醉易醒,满眼浓愁消不得。
 傍晚时分,刘安刚、周坤、王江义等行走在谭家湾大桥工地上,太阳余辉把人张拉出长长的身影,再打几道折,投射到路基、挡墙、树梢上,把本来就曲折的人和曲折的心事,折成一个个直角或锐角,渲染出比现实更真实的人生。
 彼时彼刻,望城坡下正好有一列动车飞驰而过,在这深山僻野之地,原始和现代竟然如此和谐统一。此情此景,仿佛给他们以极大鼓舞。
 来在天宽地窄处,待到山高月小时。
 经历一年半时间“艰苦卓绝”的工作,在上百次密集协调下,2014年9月,这棵名噪一时,香飘十里的“神树”,被一位出手阔绰的虔诚信徒,“请”进了一座美丽花园,筑坛供奉,在人们的仰视中,依然亭亭玉立,散发出别样幽香。其中隐情,刘安刚和周坤等人说,“不足与外人道也”。
 但是,值得庆贺的是,树移走了,房屋也拆迁了。因一棵树,谭家湾大桥在几经周折之后,终于胜利贯通。同时,也因一棵树,让长江路桥人对谭家湾大桥的记忆更加弥足珍贵。
 请走一棵树,换回一座桥。值!
 

三个“十”叠加,一“堡长”盯守

 经历征迁协调和设计变更的艰难曲折,建恩高速松树坪连接线民族路立交成为事实上的后进工程。后进工程,只有加速追赶,才能后发争先。
 百虑而后断,断则必行。黄桥连指挥长告诫长江路桥项目部,只有手上有力,脚下有劲儿,聚力上山,才能柳暗花明、风光无限。
 2015年5月25日,民族路立交4户拆迁户终于拆掉房屋。协调工作突破最后藩篱,取得完胜。
 黄桥连针对工期紧张的形势,给项目部打气鼓劲儿。他说,“善战者,求之于势。”我们正行进在难走的上坡路段,必须提着一口气,憋着一股劲,同心协力、锲而不舍地前进,只有这样,才能不误工期,实现既定目标。
 按照指挥部要求,长江路桥立即展开全面施工。各路人马争分夺秒,进驻现场,人欢马跃,蕴成建恩三标开工以来最强气场。
 这里涉及框架桥、涵洞、加筋面板挡土墙、土方开挖回填、碎石盲沟、钢筋波纹管涵、水沟,而且一、二、三期工程同时施工。
 刘安刚掰着指头一一细数,仅框架桥就有立架、钢筋模板、混凝土等3班人马,高峰期有共12支作业队伍200多人同时作业。
 十多个分部分项工程、十多支施工队伍挤在一块,还涉及十多家杆管线拆迁协调单位。“三个十”叠加,相当于一个复杂的独立工程项目。
 长江路桥董事长李磊深入施工现场指导时强调,建恩三标,虽然只有7.4公里,但却是长江路桥成为湖北交投所属企业后开基立业的第一个工程。没有理由不做成精品名牌。因此,要求项目部敢于闯关夺隘,弯道超越,咬紧牙关,迎难而上。为此,必须营造出你追我赶、同频共振的势头和“场效应”。
 然而,民族路立交施工现场太乱,为赶工期,各个施工队争先恐后、各行其是。顾得了自己,就顾不了别人,立马造成许多问题和矛盾。现场调度和协调成为施工管控重中之重。
 时间紧,任务重。这时,项目总工、2位副经理都忙得昏天黑地,压力山大。
 在施工调度会上,项目书记周坤站起身来,神情严肃地提出了班子成员划片包保思路。就是每位班子成员,负责包一块工作,并且严格按照业主要求,保质量、保安全、保进度。
 周坤说,目前,民族路立交,是我们长江路桥项目部需要攻克的最后一个堡垒,是施工环境最差、协调难度最大、现场调度最难、矛盾问题最多、给定工期最紧、业主要求最严的地方。为缓解班子其他成员压力,他自告奋勇,勇挑重担,主动提出担任最后堡垒的“堡长”。并且立下军令状,如不按时完成任务,确保实现通车目标,自己的奖金全部不要了!
 2014年10月,框架桥通过施工方案评审,进入实质性施工阶段。为确保实现工期目标,施工现场实行领导带班制度,尤其是夜间施工,刘安刚、周坤同时盯在现场,随时调配施工资源。但现在,刘安刚必须总揽全局、统筹协调,不可能天天盯在立交现场。总工和两位副经理,也是一身多役,分身乏术。于是刘安刚当即拍板,接下了周坤的这份军令状。
 从5月25日开始,周坤与各施工队同时进驻现场。他身兼施工员、技术员、安全员、协调员、调度员、交管员,集“六员”于一身。同事们私下议论,周坤这个“堡长”不好当!
 自此,无论天晴天雨,每天早上7:00,周坤准时出现在工地,监督各施工队上人员、上设备,检查质量、安全,帮助后进施工队理清施工思路、调整施组计划。每晚12:00前,几乎没回过项目部。
 由于工期非常紧张,施工队伍都在千方百计抢进度。在“抢”的过程中,就难免给其他队伍造成负面影响。周坤敦促一二三期施工队相互无条件搞好配合,并分别找到各施工队负责人,要求他们树立大局意识、协作意识、共赢意识,协调推进工程建设。把一个纷乱复杂的现场,治理得井然有序。
 为此,周坤根据施工重难点和自己掌握的实际情况,排出工期、协调、督办计划,严格按计划执行。重点在哪,协调、督办、调度的重心就在哪。开始是三天一调度,到后来变为一天一调度、甚至是半天一调度。
 
 项目部的后勤服务也及时跟进。隔三差五就送去了防暑降温药品、饮料、西瓜等,鼓舞士气,增强斗志。
 民族路立交施工现场位于恩施城区绕城线上,出入城区车流很大,增加了组织调度和交通疏导的难度。有几次,都造成大面积堵车,最长一次堵车达到4个多小时。这是令周坤最头疼的事。每当这时,他就得充任交管员,为让挡在前面的每一辆车挪一下,他得费掉几包烟,几箩筐好话。
 杆管线迁改,也是民族路立交一大难题。这里密布着高低压电线、四五家通信公司光缆和国防光缆,还有自来水、天然气管道、城市路灯线路。十多家单位,都要跟进协调,但是,没有一处因协调不到位而搁浅或受阻。即便引发些许矛盾,也都顺利化解,不留后患。
 夏天,经常雷暴。红火大太阳的天气,翻脸比翻书快。在你不经意间,乌风暴雨倾盆而下。
 框架桥A匝道挡土墙基础开挖后,发现这是一个滑坡体。滑坡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旁边有一座30万千伏安高压铁塔。防止高压铁塔出事,成为周坤最大心病。为此,他请来电力局一名技术人员到现场与他一起监控。一是凭眼睛观察,看塔基有没有裂缝;二是在塔上吊一个水瓶,看有没有倾斜。在挡土墙基础开挖的三天三夜里,他一直坚守铁塔下。
 同时,为防止暴雨引发滑坡,他叫司机买来8卷防雨油布,自己动手,与司机两人将油布覆盖到滑坡体上。经历几场暴雨,塔基安然无恙。确保了挡土墙施工安全、平稳、顺利推进。
 在民族路立交路面施工过程中,项目部与一家民营企业达成施工协议。然而,在7月20日项目部施工计划会上,大家认为,这家民营沥青拌合楼生产规模小,要在26日前完成路面施工目标,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于是经过分析研究,决定再联系一家企业,同时进场施工,确保实现目标。
 为此,周坤与路面项目部总工杨建波及时联系相关企业,当天夜里11点达成协议。次日,两家企业同时进场施工,大大提高工效。到26日晚上7点10分,终于完成立交互通面层铺摊。至此,民族路立交施工顺利完工。
 周坤抢来的“堡长”,只干了2 个月,就自动终止了职务。

一个好支书,凝聚一群人

 项目书记周坤,管机关、管安全、管协调、管机料。做事风风火火,颇有魄力。在建恩三标,周坤算得上货真价值的二号人物。
 但从他言谈举止,到模仿那“金三胖”的发型,这位革命军人出身的项目书记,总给人有点“二”的感觉。可是,在这个“金三胖”一个发型就可以改变潮流的时代,评价一个人,已经不能用“评头品足”来盖棺论定。周坤的另一面,有的人也看到了,但没有深及内心,因为多数人只习惯于看人的外表。
 曾几何时,周坤对鲍照的诗句也有了感应。“丈夫生世会几时,安能蹀躞垂羽翼。”打他从部队复员开始,就想做事,做好每一件事,并且总是在工作中展现积极奋进的一面。虽然没有宣言,但他一直在用行动证明:“我愿平东海,身沉心不改。大海无平期,我心无绝时。”
 于是,一个与我们看到的不一样的周坤,向我们走来。
 管好工程,带好队伍,培养人才,是鄂西指挥部既定方针。如何培养人才?指挥长黄桥连有一万全之策,那就是“把一滴水注入江、河、湖、海之中”。
 长江路桥董事长李磊,也深谙使一滴水永不干枯的哲理,大胆把周坤这样同时存在着A面和B面的人才,投入高速公路建设一线管理的江、河、湖、海中历练,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用人的睿智。
 于是,长江路桥一批可造之材,深入建恩一线,在施工现场接受磨练,增长才干,形成能力。江、河、湖、海能让一滴水不干涸,施工现场也能让一个个普通工程管理人员脱颖而出,如王江义、殷中民、梁伟……不胜枚举。
 

 长江路桥建恩三标项目部,领导班子平均年龄只有33岁。1979年8月出生的周坤最年长。作为项目书记,他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尽心尽力给班长刘安刚当好参谋,同时,发挥润滑剂作用,围绕班长这个核心、围绕施工生产这个中心,团结、凝聚一班人,打造一个优秀的施工管理团队。按照周坤的说法,就是让每一个人的优点都发挥,无限放大;让每一个人的缺点都规避,永不暴露。
 2014年11月,项目部副经理殷中民突然变得寡言少语、情绪低落了。周坤与他交心谈心时了解到,殷中民在东莞务工的弟弟已经失联半月,家人十分着急。周坤和刘安刚决定帮他渡过难关。
于是,周坤一方面通过东莞的朋友四处寻踪,一方面请求公安部门利用技侦手段锁定了殷中民弟弟所在位置。
 原来他弟弟因生活不如意,自认为处于人生低潮期,加之性格内向,产生离群索居的避世想法。为逃避现实,躲到一偏远小厂打工去了,有意不与家人联系。
 找到弟弟后的殷中民,焕发出更高的工作激情,全身心投入施工管理工作中,成为项目经理刘安刚得力的“肱股重臣”。
 项目部副经理梁伟,早年随刘安刚出征内蒙时,即与当地一女孩喜结连理,有了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可是,施工企业的特点,却总是令他们聚少离多。即便回一次家,乘飞机都得转几趟。而且公司有规定,项目部职工每次休假不能超过半个月。路途遥迢,辛苦辗转,休假比呆工地更令人身心疲惫。
周坤与刘安刚商量后,决定由项目部尽最大努力给梁伟改善住宿等生活条件,让梁伟将家属接来工地一起生活。后来,梁伟每年都把家属接来工地住上两三个月。夫妻、父子维系了亲情,其乐融融,梁伟工作也更安心。
 长江路桥项目部还有一个惯例,凡新员工到岗,都由办公室安排与项目经理见上一面,10天后,再安排与项目书记谈一次心。看看职工对新岗位、新环境是否适应,生活上有什么要求,工作上有什么建议。
 24岁,土木工程专业、重庆交大毕业的刘泉,参加工作没几天,就显得没精打采,毫无朝气,引起周坤的注意。于是,周坤决定将例行谈心提前进行。
 在与刘泉谈心时,周坤发现他神情恍惚,人不在状态、精神不在状态。问他是什么原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以克服的困难。刘泉犹豫再三,终于道出实情。原来他母亲身患癌症,为救治母亲,倾其所有,已经家徒四壁。
 在班子会上,周坤提议,由项目部发起倡议救助刘泉,并通过这次活动,扩大影响,让每一位新员工,都能感受到家一样的温暖,感受到人间真爱。
 这一倡议得到班子成员一致赞同。紧接着,由党支部发起、工会具体组织,报请长江路桥在全公司开展募捐活动。共募集到8万多元,为刘泉家人献上一份爱心。
 祸不单行。2014年,刘泉父亲又染癌症。项目部再次组织募捐,又一次为刘泉一解燃眉。
 刘泉切身感受着长江路桥的温暖和关爱,决心努力工作回报项目部、回报长江路桥。仅一年多时间,就由一名技术员成长为桥梁工区技术主管。
 凝聚人心的工作,绝不局限于项目部。周坤说,要干好一个项目,眼睛就不能只盯着项目部几个人。关心民工生存状态,帮助民工正确维权等,也成为项目部班子共识。
 在许多项目上,民工因工资等问题维权上访,已经成为社会热议话题。然而,在长江路桥建恩三标数十个施工队中,这一话题从未被人提及。
 在项目开工前,项目部就明确要求施工队,务必与民工签订劳动合同;同时告知民工,一定要见到劳动合同才能务工,这是项目部给他们发放工资的唯一依据。同时,把民工工资发放作为优先事项,并且直接将民工辛苦钱打到他们银行卡上,规避了民工工资等敏感问题发生。
 堵不如疏。有的些企业千方百计阻止民工上访,而长江路桥建恩项目部却一直坚持有意识地引导民工维权。
 为让民工正确维权,项目部在各施工队驻地,都竖起两块牌子。一块是项目部民工管理办法,另一块是农民工维权告知。明确告诉民工有哪些权利和义务,正确行使权利的途径、程序和方法。并醒目标注项目部、地方劳动监察部门举报电话、负责人姓名。
 然而,两年多过去了,各有关部门没有接到一个打自长江路桥建恩项目的举报电话。
 维系项目部与业主、监理及社会各界的关系,也被周坤奉为使命。他说,干一个项目,必须要与项目攸关各方和社会各界打交道。怎么打交道是门很深的学问。
 周坤说,首先要与各施工作业队伍打交道,要与他们凝结成荣辱与共的整体。把他们当做长江路桥的一员,当做项目密不可分的一份子,他们才会与你同患难,共进退。同时,一帮外乡人,要在一个地方扎根干上三年五载甚至更长时间,还必须与周边社会各界建立一定联系。促进相互了解,营造和谐气氛,才能与邻为善,各安其业。
 于是,周坤主动出任亲善大使,频繁出入于业主、监理、相邻兄弟单位以及地方街道办事处、公安、武警、高速巡警、村委会等单位,拉关系、套近乎,构建路地情谊。同时,将业余篮球赛作为互动交流、促进友谊的平台。经常在收工后,带着项目部和作业队伍的青壮汉子,驰骋于指挥部、附近社区的篮球场。一次次荣辱与共的挥汗如雨,项目部与民工关系更融洽了,管理与被管理之间的隔膜消失殆尽。内部管理更加顺畅,社会各界也更加认同了长江路桥项目部的存在。有时候,这些单位开展活动,尽管无须组织赛事,也主动邀请周坤出席。熟悉的关系已经进化为友谊、情谊。
 去年腊月二十六日,春节放假前,项目部为让辛苦一年的职工感受大家庭的温暖,也为了回报支持长江路桥的各界朋友,在路面基层工地举行了一场篝火晚会。杀一口猪,筛一碗酒,“回眸2014,誓师2015”。然后,昂起装载机的铲斗,拉起防雨的油布,就着篝火的光芒,上演着职工自编自演的节目。气氛热烈,其乐融融……
 周坤说,通过这些活动,项目部凝聚了人心,增进了友情。感觉大家已经融为一体,密不可分。
 
 
 “……它寻求着什么,在遥远的异地?它抛下了什么,在可爱的故乡?”
 19世纪初俄国伟大诗人莱蒙托夫曾经发出经典之问。
 建恩三标建设者,抛妻别子,离开故乡,千里迢迢来到鄂西南,奉献出一个个双休、一天天节假。满怀一腔热情,任春雨洗涤,夏日蒸烤,秋霜染鬓,冬雪侵凌。没有一句不满,没有一声哀叹。难怪周国平说,真正打动人的感情总是朴实无华的,它不出声,不张扬,埋得很深。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物之常性、人之常情。然而,长江路桥工程建设者,不恋旧林,不思故渊。全心投入高速公路建设一线管理的江、河、湖、海,惟求一种境界: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家园。

下一篇:阅美交建 | 团代会序

上一篇:没有了

湖北交投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武汉市汉阳区龙阳大道36号顶琇广场1栋25层5室
邮编:430050  备案号:工信部备案号:鄂ICP备17027049号 公安部备案号:42010502000982  电话和传真:027-84587855
网上监督平台  举报电话:027-84587855-856  举报信箱:hbjtjsjj@163.com